烟台论坛-烟台社区

 找回密码
 点这里注册
查看: 472|回复: 13
收起左侧

屌丝与美女(我的恋爱人生)一

[复制链接]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这里注册

x
在我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的人生里,我一直浪荡在浮燥的尘世中,没有什么体面的工作,也没有什么钱,经常做的就是和朋友们厮混,喝酒,有过的几段爱情,最后也总是以分手结局,只收获了一身的伤害和疲倦,然而,生活的枯燥与烦闷又让我离不开这种感觉,于是我一次次的被别人伤害或伤害别人,始终得不到一种完美,直到我二十六岁那年在网络上认识林微,我们的故事就从此开始了一一一

        开始


        我不认识她之前,她就给自己化名林微。
一天,早上七点,我第一次给她打电话,那头传来她的慵懒:干吗啊。很性感的声音。我赞美她声音好听,她却埋怨我的声音像垃圾一样苍老,我咳嗽一下,说人好看就行。她便在那头吃吃的笑,说咱俩见见呗,看看你是怎么好看的。
我们是在国贸大厦后面那条胡同口见的,晚上8点,下着雪,天气挺冷的,我等了不到五分钟就见到了她,一件雪白的长羽绒服把她包的严严实实的,个子高高的,看不出身材,只能看到她的脸,很漂亮,只是脸上的成熟与她24岁的年龄严重不符。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我想。
她说她叫林微。我直接打断她说你这肯定是假名字。她笑的挺爽:哎你挺有经验啊。我得意一笑: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她说真名以后有机会再告诉我,说我这名字肯定是真的,朝气蓬勃的,样子还行,看的过去。林薇这样子说的时候,神情就有了一丝奇怪。我说你还别不相信,我这个人一般不会骗人。她随意的笑笑,对我说做人真诚实在点好。
这次见面只聊了约十分钟的样子,林薇的朋友们在酒吧里等她,我兜里也没带多少钱,所以也没有邀她去别处坐坐的想法,当时愿意和她见面只是因为她慵懒性感的声音让我对她产生了一种好奇,想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女子。林薇果然很漂亮,一看就是家里不缺钱的主,而我确是失望的,因为自卑感,我想这样的女人对我是不会感兴趣的。这样聊一小会,我们身上就盖满了雪,林薇说以后再找你吧,我以为她这样说只是一种敷衍,随意答应一声,各自转身分手。
没想到仅仅过了两天,林薇便打电话约我出去走走,并让我在家吃完晚饭再见。我挺高兴,又省钱了。现在仔细一想,我与她长达近两年的交往中,竟然没有认真的请她吃过一次饭,没有送过她一次礼物。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在时间挺长的恋爱中没有做到这一点,我不知道林薇是否因此有过埋怨我。
这次见面依然不提去什么地方坐坐,就漫无目的瞎溜达,我实在不好意思,说要不去茶馆坐会吧。林薇声音挺亲切的,没一点不满意的说花那个钱干嘛啊,这样走走挺好。从国贸大厦走到烟台山海边,又从海边走到虹口大厦对面的那个小公园里。天气干冷,好在我们穿的都很厚实,随便找一个石条凳子坐下。园里根本就没有别人。我和林薇随意而简单的询问彼此的工作家庭爱情之类的,得知她刚从公交公司辞职。我说我们这种说话的方式就和相亲似的,不好。她问我那应该怎样聊。我把手向前伸直举起,做豪迈状说我睥睨天下指点江山,你花前月下小鸟依人呗。她咯咯的笑,说你还有点幽默感。我说,我其实是内向为主的人,后来因为工作业务的原因才慢慢练出来的,以前我和女孩子说话都会脸红的。她便再次问我的爱情过往,我说一言难尽,今天不说,以后你也许会知道的。她却幽幽的告诉我她有男朋友。我一点都不吃惊,我说你这么漂亮的女人都没有男朋友你让别的女孩子怎么活,还有没有天理了?林薇明显很开心,笑的很好看,夸我说话挺有意思。我被她夸的有些得意,继续说你个子又高,得有一米七多吧,就是看不出你身材,穿太多了嘛。林薇说她身材有点胖,都快一百三十斤了,怎么也减不下来。我很正经的对她开玩笑:“嗯,是挺胖的,我才一百二十斤。不过你这不是胖而是一种女人独有的丰满;女人嘛还是丰满点好,显得性感。”林薇便问我:我性感吗?我正儿八经的凝望她,认真点头:“很性感,特别是你的眼神,很勾人。”她又笑了。林薇的笑有一种无法描述的美,我说我咋就这么喜欢看你笑呢?我说你不笑的时候气质端庄,笑的时候又眼神撩人,你这样的女人,是个男人就忘不了。她笑嗔我象色狼一样。我叹口气,有些沉重:狼就狼吧,起码比羊好,以前我是属羊的,以后我就属狼了。林薇颇玩味的看着我,似笑非笑的问:怎么,勾起你伤心事了?我做一个握拳下砸的动作,说你会知道的。

不知不觉已是十点多,林薇让我送她回家,说她家就在这附近不远,当时我既吃惊又开心,我想我和她又不是谈恋爱,她怎么这么随便的就让我知道她家呢?这个原因我是到后来才知道的。我们沿着三马路往西走,路上我蠢蠢欲动的问她:这么深的夜我是不是应该拉着你的手表示一下绅士啊。没想到林薇的白眼也这么勾人,朝我瞅了一眼后,很大方的说:你想拉就拉呗,找什么理由啊。我心里一片欢喜的拉她的手前行,她的手很凉,我握着小心搓揉着,很细,很滑。走到解放路旁边那片小区就到她家了,旁边有一处小树林,便在这里又说了一会话。我指着路东面那一片民居,对林薇说:“以前那里有个女孩我挺喜欢的,追了很久,也不算正经的追,就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那种,追她的人很多,我是挺没出息的一个,她也没看不起我的意思,反正我觉得她对谁都一视同仁,很多的时候她那个小书店同时三四个追她的人挤在那里,坐都没地方坐,也没人觉得尴尬,她也不紧张,很淡定的应付每个人,这个时候她母亲总会端过来两三盘洗好的水果给我们。哦,她父母在她小书店对面摆好大一片水果摊,刚才我们回来还经过来着。”林微若有所思的说:“这是一个有挺不简单的人,人家心里有数,你这样的肯定没戏。”我说:“是啊,她说她跟我们都说过,她是一个独立的人,三十岁之前不会结婚的,本来我也没抱希望,也没什么心结,早就不追了,不过现在她跟别的那些追她的都不联系了,只是偶尔还和我打个电话,我倒是挺受宠若惊的。”林微点点头,说:“这样挺好,感情就那么回事,别太认真,认真你就输了。”我说,嗯,有道理,有点哲学的味道,这句话我记住了。我继续说,如果早听到你这句我就不会输好几次了。林微眼晴一亮,很八卦的问我:哦?被甩了很多次?说来听听啊?我惨然一笑,很自然的拉着她的手,自嘲着:其实我有时候是属鼻涕的。她哈哈大笑的嘲笑着我,我便有点恼羞成怒,对她说你笑的有点放肆了啊。林薇依旧笑着,样子好看的我都发不出火,她满含深意的对我说:男人要理性思考,不要感性思考,否则你必定吃亏。我重重的点头,说林微你这些话我会记住的。林微抽出一只手,用食指按着我嘴唇,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教训我:“小哥哥,你不要太纯情了。”然后她又说不早了,要回家了,父母都在家里不方便邀我上去。我说就和你父母不在家我就可以上去做什么似的。她呵呵一笑,抽出另一只手向我挥挥,道一声拜拜,便转身向楼内走去。此后,我很多次送她到楼下,彼此却从来也没再提过上去坐坐的话语,即使以后无数次得到她,即使在楼下数次遇见她的父母,也没有提过。
如此又过了几天,林微过来找我,期间我们颇为频繁的保持着电话和QQ。依然是晚饭后。我带她到三站附近的一间网吧上网。我们开了一台电脑,我让她玩,我站在她身后,双手扶着椅子,弯腰把下巴抵在高高的椅背上看她玩。因为网吧在家门口我常去的原因,所以不可避免的遇到了朋友。我这个朋友特种兵退伍,高高大大的,兵哥发型,形象精神帅气,只是张口说出的话让我恼怒。这哥们晃悠着来到我们身边,看看我又弯腰伸头看看林微,直起身向我伸出大拇指:哟,好嫚都被狗Ⅹ了。林微听得很清楚,她没一点反应的继续淡定的玩她的电脑。我却生气了,我一巴掌甩在这哥们后耳上,丫停的立马懵逼呆立,气氛一下尴尬了,好在没什么人注意这里,我朝他瞪着眼说过分了啊。他伸手摸住后耳,神情又羞又恼,悻悻的看我一眼,转身找个机器上网去了。后来这哥们酒后一时冲动,被一女孩赖上了,不得已结婚生俩儿子后回文登搞装修材料去了,以后我们也不太来往,只是人多相聚时能见几次。估计与此次事情有关。
        闹这一下,我也没心情在这待了,我对林微说咱走吧,不玩了。林微问我去哪?我说想玩换家网吧,不想玩就随便走走。她说你陪我去我朋友那玩吧。我说行。林微阻止了我打出租车,她晃晃手中的公交卡:我们坐公交去,你忘了我公交公司的吗,坐车不花钱。我说你不是辞职了吗?她得意一笑,说卡还是好用的哦。我们坐公交车来到珠玑村一片挺破旧的地方。她这个朋友已经结婚了,样子挺漂亮的,夫妻俩住在一大片平房里,虽然房子破旧,但是收拾的很干净,各种绿植密密麻麻的,这是一间花圃,林薇朋友夫妻的生意。我挺喜欢这地方,因为我喜欢绿植。简短介绍一下,林微便和朋友挨在一起嘀嘀咕咕着,我站在一边等着,她朋友不时抬头看我一眼,我感到特别别扭,好在她朋友的老公及时上前递根烟给我,说咱们去那边坐会,我如释重负般随老公先生来到一处原木茶艺旁坐下,一边喝茶一边交谈。一会林微便和她朋友过来了,我们四个开始喝着茶随意的说着话。

坐了一个多小时后,我和林微告别她的朋友夫妇,又坐1路公交从珠玑村来到虹口小公园。因为天气冷,公园里还是没有别人,我们又在那个石条上坐下。我摸出支烟点上,刚吸一口,便被林微用两根手指挟过去,熟练的抽了一口。我愣了一下,问:你还抽烟啊?她很柔声的说嗯。她说也不怎么抽,偶尔心烦时抽一抽。我不怎么反对女人抽烟,只是随意的劝说了几句抽烟不好之类的话后便随她去了。然后我又拿出一支烟,林微却阻止了我,她幽幽的看着我,眼神有些迷离的晃晃自己手中的烟,说咱俩抽一支。我心中一动,小欲望就升起来,我说还抽什么烟啊,干脆亲嘴得了。林微微微一笑,眼神越发的迷离,直接就对我说:你想亲就亲呗。我脑子有点短路,憋半天憋出一句:先抽烟,抽完再亲。那是我们第三次见面,我第一次亲她。我和她都不是什么生手,业务也很熟练,亲的那简直是花样百出,百花齐放,林薇的气息很沉重,回应很热烈,一定是动情了,我想当时如果不是天冷,不是在公园里,肯定会把衣服亲掉的。持续的热吻过后,时间已经挺晚了,我们相互整理一下衣服,送她回家。继续沿三马路往西走,继续拉她的手,走到解放路,连续几辆拉土石方的后八轮横冲直撞的呼啸而过,我连忙抱住林薇,我说你注意点啊,这些车全超载刹不住的。林微抬头望着,眼神中有些迷茫的说:这些司机应该都认识她。我表示疑惑。林薇说这些车和司机都是归他男朋友管的,以前去男朋友那里经常都相互见过的。我有慌乱有些急切,我问林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随后她解开了我的疑问。林薇和她男朋友时间不是很长,属于无奈式的相亲结果:她不喜欢他,他开始喜欢她,后来发现林薇不喜欢他,便开始争吵,吵的多了也厌倦了就随她去了,现在是见面吵电话吵就是不拉倒的局面,反正谁也别管谁。我一脸郁闷,我说我烂命一条我倒是不怕,可烟台也有港台剧这样的狗屁倒灶的剧情?林微幽幽一叹:谁说不是呢。正聊着呢,巧合的事就来了,墨菲定律真他妈的准。男朋友打电话来了,问林微在哪。林微也不遮掩,大大方方的说和一个帅哥在解放路看你管的车来来往往的,你有本事就撞死我云云。也不知那头怎么说的,反正一会就吵的不可开交了。没想到林薇人漂亮吵架也漂亮,我目瞪口呆的尴尬着,我这个见不得人的身份又没法管,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好在我还没纠结完的时候她俩就吵完了,挂上电话,林微二话不说上来就抱我亲,我木头人一样的没反应,什么花样百出,百花齐放的全忘了,这刻,我和林微完成了男女角色互换,我成了被动的一方。亲完后,林微也不回家了,非拉着我从解放路往南迎祥路走,就从来来往往的的后八轮旁边走,我心一横,长这么大老子怕过谁来,走就走呗,舍命为红颜,走!我胆颤心惊的守护着她,陪她南行。过了环山路口,车就没了,我舒了一口气,想着姑奶奶你快回家吧。林微没一点回的意思,依然往南走,这时,我心也放下了,那就走吧,就算你想走到天荒地老我也陪你走。走到四眼桥的时候,我心忽然一动,懊悔的拍了一下头,怎么把这忘了。林微诧异的问我,你怎么了?我冲口而出:这里面有一套房子。说完我就后悔了。林微问我原因,没办法,只好挑挑拣拣的说房子是属于某机关的,挺旧的,现在里面没人住,但是我有钥匙。林微又开始八卦,问我钥匙哪来的,我只好说我姐刚结婚时在这里住,现在搬走了。林微的大白眼又瞅过来,嘲笑着我:心眼不小啊,挺有预谋啊之类的。我赶紧撇清,说现在里面应该什么都没有了,家具都搬走了。

        一路终于顺利的把林薇送到她家楼下,她要我亲她一下再走。因为他男朋友的事,我没有什么心情,我说亲个屁啊,亲一晚上还没亲够?也不怕你爸妈看见。她第一次跟我撒娇,非要我亲她,与她端庄成熟的气质很不搭,我只好勉强的亲了她一下。于是她心满意足的挥手,转身,拜拜。
第二天一早我就电话问她睡的怎样之类的,她的声音依旧慵懒,好听:挺好,你别扰我,我还要睡会儿。我说你爸妈在家不?她说应该早就出去了,现在就她自己在家。我说你等着,我一会就拿条子去掀你被窝打你屁股。她有气无力的哼哼着:你进得来再说吧。
挂了电话,我一路高歌的去上班,心情畅快。
我记得应该是八九天之后,我终于去了四眼桥的那处房子,里面果然空空的,不过,欣喜的是,有一张木头双人床在,还有电有水。我偷偷的把房间收拾干净,量了床的尺寸后,便悄悄的离开了。此后的两三天里,我如老鼠搬家似的买了垫褥被枕等床上用品,又买了一个小太阳。把一切都弄好了,我满意的坐在床上,看看被我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房间,色狼感油然而生:万事俱备,只等林微。

这期间林微并不知道我做的这些事。我和她约着,去了她朋友那里两次,又去了几次虹口小公园,每次依旧是晚饭后,每次都是送她到楼下,在旁边的那个小树林里和她有时候亲的花样百出,百花齐放;有时亲的潦潦草草,敷敷衍衍。人与人果然交往的久了,有些事便不在乎了,但是她从来没有给我一起去四眼桥老房子里的机会。
将近年底的时候,我和林微去了一次海边。我们随那帮健身的家伙们在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走来走去的按着脚底,走累了,便到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坐下。望着灯光幽暗而迷离的海岸,林薇可能想起一些什么事,有些深沉的看看我,我发觉她心情忽然有些忧郁,便掏出一支烟给她点上,她沉默的吸了一口,开始诉说她的初恋:这个男人是一家大型媒体的,长得和我很像。我因为经常在电视里见过这家媒体的一些人,所以很清楚她们的样子,惊问林薇不会是某某某吧,我只觉得他和我像。林微淡笑一下,说某某某现在归这个男人管,这个男人是刚提起的处长。我说牛逼啊,这么年轻。然后我接着说:无怪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愿意和我这样没什么出息的来往,原来你拿我当垫啊?我自嘲着说我命苦啊,林薇你别搞我好不好,我也是一个伤心人呐。林微对我说:你这个垫比他好多了,起码说话实在,也不骗我,和你在一起挺开心的...这样说着说着,林微便转身趴我怀里哭了起来。
林微当时哭得挺激烈的,从她断断续续的哭诉中,我知道了她们的过往,依旧老套的故事:女爱上男,并付出了自己,然后男攀上一个女高枝,升职,分手。我叹了口气,拍拍哭泣的林微,劝慰着:都过去了,木已成舟,你对他的爱已然回归不了,你应该想开点往前看,生活终归是要继续的,开开心心迎接下一次的恋爱才对啊,再说你这样漂亮的女人不愁没人要,我也就是养不起你,不然的话我一定要你。如果你实在气不顺的话,我不是和他很像吗,你就把我当成他,使劲打也行,使劲咬也行,只要别弄死我。反正我就是个垫,来吧。林微还真不客气,还就真的满脸泪花的拉开我的衣领朝我脖子进攻,灯光下那牙白的我都害怕。我闭上眼,心里微叹一下,又来了,以前有过一次也不在乎这一次了,来来来,咬死我。林微咬得狠多了,都破皮出血了,很疼,可见她当时的伤与恨。我哭笑不得,不得不推开她。我说论咬论吸谁也比不过吃奶的小狗,那小腿蹬的小嘴咬的,可是你这个力度就和要谋杀亲夫似的。林微哭中带笑,趴我耳边腻腻的:老公老公,你带我走吧…...
感谢四眼桥,感谢某机关,感谢老房子,感谢我偷的钥匙和里面留下的那张床。
        过程(一)


        人的某种欲望一旦达成,便成了一种轻车熟路。
我得到了林薇。此后的日子,我和林微一有空闲时就去四眼桥的那处老房子,虽然老房子里的空荡荡以及破旧的简陋与林薇高贵而性感的气质格格不入,但是林微从来没有为此表现出一点不满意,反倒是我会经常为此而心不安。我为我的趁虚而入与某种不要脸有一些惭愧,我觉得自己既是个好人又是个坏人。人其实就是这样,太多的两面性迷惑了太多人的眼。我想林薇不是不明白我的心思,只是她可能正处于一种自我欺骗中,并在此欺骗中得到了精神上的自我满足,那就这样继续下去吧,我对和她之间根本就不报什么期望,即使我有期望,但是对于我和她之间,身份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某几个假日我和林薇一起去过威海和青岛,我独独拒绝了她去济南的想法,她也没问什么,没说什么。这段时间,我们早已把各自之前的那些或好或坏的烂事倾诉的完全了。
春节过后不久就是她的生日。我也没什么钱买好点的礼物,差的也拿不出手,面皮一阵抽搐中,我来到南洪衔北面的露凝香。我去的时候,只林薇一个人守着偌大的雅间。我问她就咱俩吗?她说别人都还没来,先等等吧。然后,她说你就坐我旁边守着我。陆陆续续的,花圃夫妻俩来了,又来了好几个男人,最后来的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我以后叫她紫丽。菜上齐之前,我和那几个陌生男人都比较拘紧,我发现他们彼此之间也不认识,他们也不认识花圃夫妻。而紫丽好像除了林薇谁也不认识,一个人有点孤单的坐着,安安静静的。我转头悄悄问林微,这些都谁啊?她淡定一笑:前男友们。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再陌生的人,在酒精的作用下也会很快拉近彼此间的距离。只要酒到位了,气氛便也热烈了。我望着我这些连襟们,就是一个字:喝。氛围到了,酒也到了,于是大家起哄,每人讲一个以上的笑话,我分别讲了小白兔与燃烧吧火鸟的笑话,博得一个满堂彩。其中一个老连襟,四十多岁,某疗养院的一个处长讲的最不要脸,把各种笑话不要命的往外喷,黄色暴力,不过确实好笑。果然是地位越高的人越不要脸,我想我幸亏不是处长,起码我还有某种羞耻心与正直感。
酒足饭饱后,那个处长结的账,这让我有些郁闷,林薇也没有详细和我说过她和处长之间的情况,只说以前在某疗养院上班时处长对她挺照顾,这让我有些不痛快。我不认为我和林薇之间是一种恋爱状态,但是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发生了男女之间该发生的一切,起码是有感情存在的,而处于感情之间的人的心灵又是最敏感的,所以我想的就多了些。处长结帐完就走了,花圃夫妇也走了,剩下的人打车去幸福唱歌。我、林微、紫丽一辆车,紫丽坐前面,我俩坐后面,车上当时放着音乐,声音挺大,所以紫丽应该没有听见我和林薇的话。路上林微趴我耳边悄声问我紫丽怎样?想介绍给我做女朋友。我说好是好,就是岁数也太小了,才二十出头,不合适。林微说和她谈谈恋爱吧,这是我给你准备的,你对她好点,我也和她说了。我有点无奈,对林微说你就这么着急甩我?林微说,我不是甩你,你可以随时找我,只是咱俩不合适。我勉强答应,说那先试试吧。
        到了目的地,林微让我保护好紫丽,说我挺累的就不进去了,我摆摆手说走吧走吧有我呢,心里却想着说不定你找处长去了呢。歌厅里,那些连襟们又要了酒一边喝一边大声喧哗,我狠狠的唱着,麦霸似的发泄我的情绪,紫丽一个人在角落看着我。不过一个小时后就觉得没意思了,这其间林微给我打过一次电话,说她已经回家了,挺困的先睡了。我有些泛酸的想你还不知道在哪睡呢。我对紫丽说,反正你也不唱歌,咱走吧,紫丽挺乖巧的说好。我都懒得和那几个连襟招呼,拉着紫丽的手就出来了。出来后我问她住那,紫丽说就祥和市场西面,很近,咱走回去吧,因为又省了打车的钱,我开心的说行。和紫丽第一次见面,我就拉着她的手送她回家。我当时是这样想的:不管紫丽让不让我拉手,我都会这样做,毕竟是第一次相见,这样就遂了我的愿,她肯定不愿意和我继续来往,而我满脑子都是林薇。但是没有想到,紫丽一点都不抗拒,我没办法了,只好拉着她的手,送她回家。送到后,彼此留个电话,然后拜拜。
第二天早晨,先后接俩电话,一个林微的,一个紫丽的。林微问我和紫丽聊的怎样,紫丽问我睡的怎样。我对林微说:我对紫丽没什么感觉。对紫丽说睡得还好。紫丽让我有空去找她,说她就在西山冰轮公司院后的宿舍里。我一听离我家很近,便答应了。林微让我继续和紫丽来往一下,让我对紫丽好点,我也答应了。
        时间过得很快。我和林微又去了两次四眼桥。然后又去紫丽宿舍坐了几次,我发觉紫丽好像对我有一种欲望的暗示,不过她虽然很漂亮,但是我的确对她提不起什么兴趣,每次都是稍微坐一下,匆匆离开。那段时间我觉得我挺忙的,周旋在两个女子之间,弄不好得累死女人身上。
  

   


        
发表于 2020-5-24 15:04 烟台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你很有文采啊,你这是哪年的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16:52 烟台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纯净水70 发表于 2020-5-24 15:04
大哥,你很有文采啊,你这是哪年的事

2002年开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4 17:51 烟台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感觉帖子一跟帖子三之间有些地方对不上,是不是有遗漏的内容。你的(故事也好,文章也罢)写的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4 18:04 烟台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级别不够不能私聊你,看着心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18:14 烟台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曲相思苦 发表于 2020-5-24 17:51
你好,感觉帖子一跟帖子三之间有些地方对不上,是不是有遗漏的内容。你的(故事也好,文章也罢)写的很好。

一下发不了那么多,程序错了,内容从开始过程一过程二结局一结局二结局三排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18:28 烟台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曲相思苦 发表于 2020-5-24 18:04
你的级别不够不能私聊你,看着心急。

QQ109731433完整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4 18:42 烟台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已加,麻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4 18:55 烟台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麻烦不忙的时候通过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4 21:19 烟台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佩服你
,我也住冰轮附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22:49 烟台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山冰轮现已成万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22:52 烟台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曲相思苦 发表于 2020-5-24 18:55
麻烦不忙的时候通过下

没收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4 23:39 烟台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QQ号码对吗?我加了,等待验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23:49 烟台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曲相思苦 发表于 2020-5-24 23:39
QQ号码对吗?我加了,等待验证

109131433孤影清风,谢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这里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社区地图 | 删帖帮助 | 手机版

烟台论坛-烟台社区 鲁ICP备05034347号 鲁公网安备 37060202000105号

免责声明:本网页提供的文字图片及视频等信息都由网友产生,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